焊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租车业群雄混战背后资金瓶颈融资是主推动力

发布时间:2020-02-10 21:33:05 阅读: 来源:焊锡机厂家

“美国有2亿辆私家车,租车公司共有约300万辆”。一嗨租车创始人章瑞平告诉记者。

中国汽车保有量超过1亿,以2011年底的数据,私家车保有量超过7700万辆。罗兰贝格咨询公司(以下简称“罗兰贝格”)统计,2011年中国租车市场的车队规模为21.5万台。

两相对照,是否可以简单推理出,中国的租车业还有很大很大的空间?

看好租车业的投资人,包括已经投了租车企业的PE人士,多少持有这样的逻辑:“美国大的租车公司最多的有百万辆,前几家是几十万辆级;中国还停留在万辆级。所以集中度差了很多倍。两国空间是差不多的。目前租车是个高速发展的行业,大家都愿意牺牲点眼前利益来换市场占有率。”

但还有相当部分PE投资人不这么认为。他们列举了N个不投资租车业的理由,概括下来就是,中国的租车市场和美国非常不一样,所以在美国成功的商业模式,在中国未必这么成功。

神州、一嗨试图针对中国市场的特点,做出有中国特色的公司;而更新规模也更小的瑞卡租车、车速递,对这个行业的理解是本地服务行业,城市间的协同性小多了,他们更像餐饮、超市这样的连锁业态:先做有限几个城市,瑞卡租车更是以4000辆车布局两个城市;而不是迅速在全国铺开。

上述租车公司都未曾全面盈利,但外资公司安飞士却已经率先盈利。它的诀窍是:80%的客户为企业客户,有专门的渠道稳定的销售淘汰下来的二手车。

这些新兴租车公司,终极目的都指向全国性租车公司。这样一个混战的局面,到底谁将笑到最后?安飞士加大B2C市场时,会否难以保持盈利佳绩?神州和一嗨,能否像它们的美国同仁一样,得以一统天下通吃全国性租车公司的好处?

租车业:中美大不同

曾有人在微博上讽刺:“国人研报标准结论:美国A产品人均消费XX,而中国人均只有X,所以中国有十倍增长空间。不知道反过来说,美国投资者们会不会认可,比如:中国结婚人群买房率为80%,美国只有20%,所以美国房屋需求量仍有4倍增长空间;中国人均白酒消费量XXX,美国只有X,所以美国白酒需求量仍有百倍增长空间?”

这句话原本针对的是A股已上市公司研究报告的简单类比;那么,投资租车企业的PE机构,是否犯了同样的错误?

这就见仁见智。所以,从一开始,租车业就是一个较有争议的行业。

常见的反对意见有:美国主要是商旅客户,周一到周五出租率高;中国的商业往来很多都有接送,主要是散客自租,周末出租率高,一周五天赚钱的商业模式,跟一周两天赚钱的商业模式自然不一样;中国的城际交通很发达,需求会不足。

章瑞平、车速递租车(上海车速递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总经理都表示,本地客户,比异地租车的客户比例更高。

鼎晖创投副总裁吴子烁,为一嗨租车的投资人,他的心态代表了部分租车人的心态,部分解释了上述现象的存在:“美国不少人城际交通都租车来解决,但在中国,高铁很方便,大家乘高铁就行了,更多还是市内交通需要租车。但如果我去一个没去过的城市,又是出差,我都不会租车,毕竟对路况不熟。可能像杭州这样很熟的城市,我会租车。”

这样的现象,不仅说明了目前中国人租车的需求弱于美国人,在曹晖看来,还有其他解读:租车是个本地服务企业,城市间的协同效应较小,不一定非要布局成全国型租车公司。既然用户从上海到合肥是坐高铁,只有在上海、合肥市内活动时才租车,那么完全可以在上海、合肥,各自选本地的租车公司,如果后者有更多网点、更便利的话。

城市间协同效应的大小,直接决定了全国性租车公司客户黏性的强弱。如果用户有在上海借车却想在其他城市还,就非得选两地都开店的租车公司不可;如果只是同城借车、还车,那么用户的黏性就弱很多:比如我们完全可以在上海时去联华超市购物,在北京时去物美超市。

车速递成立于2009年,目前有1300辆车,曹晖布局了6个城市:北上广深、苏州、杭州。他观测还是这些城市对租车的需求最强。

更为极端的是瑞卡租车。瑞卡同样成立于2009年,从一开始就获得了不少外部融资,发展速度较车速递快很多,目前已经有4000辆车。一嗨租车在这个车辆数时,已经布局了多个城市;瑞卡租车却只做广州和深圳,还从已开店的成都撤出。

瑞卡租车首席执行官李春田表示:“神州两万辆车的时候是铺到了88个城市,我们两万辆车的时候最多不能超过8个城市。”——这可以更明确的看出,瑞卡租车并非受限于车辆数,而是它的战略,从一开始就跟神州、一嗨不一样。

章瑞平承认了这些不同,表示“中国和美国的需求不一样,需求的方式不一样”。言下之意是,两地可以有不同的盈利模式。

盈利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2年初,神州租车向美国SEC递交IPO申请,未能成行;一嗨租车在更早时候曾宣布2011年要去IPO,结果后来没有声响。

虽然多位已投资租车企业的PE人士都声称不急着上市,不急着盈利。目前可以为了市场规模而先不要利润,但长期来说,它们都需要一张更健康的、可以对投资人交代的财务报表。

罗兰贝格执行总监张君毅告诉记者:“2012年,乘用车租车市场的总额超过220亿元。其中比较多的是长租,短租是新兴市场。以2011年底的数字为例,约60亿左右是短租,140亿左右是长租的,租30天以上即为长租。按照车队的渠道来说,我们估计2012年底,整个租车市场长租和短租在一起,大概是26万辆。我们对未来市场增长比较乐观,总体来说,年增长18%-19%左右。”

神州、一嗨们,主要是在这60亿的短租市场鏖战。长租市场,目前主要还在全国各地的本地租车公司手中。

可以说,这并不是一个容量很大的市场,但目前竞争业已颇为激烈。如果未来行业持续高速发展,会不会有更新的竞争者加入继续低价策略?如果行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就放慢速度,那么市场上目前的玩家,还是要考虑如何盈利?

曹晖对这一点颇为乐观。他发现自己的客户中,大约有一半客户需要发票。“这样的客户不会对10块钱特别敏感吧?目前99元一天是很常见的价格,10块钱可以影响到10个点,可以说就是很多企业的盈亏平衡点。”

与全行业价格战相辅相成的另一个现象是:这些租车行业的主打车型,以低价车为主。车速递旗下的车,平均市场裸车价为9万元左右,75%的客户租市场价11万元以下的车;一嗨租车的车辆,平均市场裸车价约为10万元——这还是一嗨租车有相当部分企业长租用户的前提下,后者租车会稍微高端些。

会影响盈利的另一大重要因素是二手车的处置。一般来说,租车公司对旗下车辆都是按照三年计提折旧。按行业惯例,大部分车都是使用三年左右,即作为二手车出售:这是利润的来源之一。

张君毅指出:“一个良好的租车行业是跟整车厂灵活的销售,以及流动资金的支持,还有和二手车市场的繁荣确实是分不开的。普遍来说,租车行业的汽车都是用一到三年,这样短的租车期以后,必然导致大量的汽车采购和大量的二手车出售。在国外,特别是美国大市场,这种条件非常成熟,周边相关行业是非常成体系的,这个企业并不需要为这些环节担忧,而在中国,这个市场初期的时候不仅是企业运作者,还要作为规范的制定者。”

而在二手车销售领域,安飞士租车已经探索出一条道路。安飞士租车隶属安吉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后者由上海汽车工业销售有限公司(简称“上汽”)和国际著名跨国汽车租赁公司(AVIS)各出资50%组建而成。

北京分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卞志欣告诉记者:“安飞士把自己使用三年的车辆都卖给兄弟公司,上海安吉旧机动车经纪有限公司(简称‘安吉二手车’,同样是上汽和AVIS各出资50%组建)。我们一辆车在租到两年半左右的时间,才可以基本上回收成本;剩下使用半年和处置时赚的就是净利润。”

安飞士租车目前是盈利的。它的另一大盈利利器就是:它80%是企业客户,这些又大多是外企,不少外企的总部原本就是租AVIS的车。

融资是第一推动力

租车企业,毋庸置疑是重资产公司。

所谓重资产公司,即资金密集型企业,而且往往得企业到一定规模时才能盈利,那么在到此规模之前,创始人能否融到足够的资金,来支撑其发展,就成为至关重要的因素。

单2012年,神州租车上市计划失败后,获得华平投资集团2亿美元的投资;一嗨租车获得产业投资者Enterprise数千万美元的投资;瑞卡租车最近宣布1亿美元的股权+债权的融资计划。

处于扩张时期的中国主要租车企业目前并不盈利,曹晖分析:“美国的企业都是这样发展,积累、利润、融债。中国是快速发展,才有激进的股权融资方式。行业在扩张时期,(租车企业)把价格压得低,但迟早要回到一个正常状态。”

以神州租车为例。它既是行业老大,又是目前唯一一家曾公开过完整财务数据的租车企业。

神州租车成立于2009年,当年年底的车队规模是692辆;次年8月和11月分别获得君联资本1450万元人民币(单位下同)和约2亿元的投资,车队规模一跃达到了2010年底的逾1万辆、2011年底的2.6台辆,租车网点数分别达到了243个和520个。在获得华平投资集团2亿美元的投资后,神州租车2012年底宣布,车队规模已达到4.5万辆。

车队规模和网点数扩张带来了营收的高速增长,也带来了净亏损的不断扩大。神州租车2009年营收为5400万元,2010年提升至1.43亿元,截至9月30日的2011年前三季度为4.89亿元,同期的净亏损分别约为300万元、4300万元、 1.18亿元。

2012年神州租车更新过的上市申报文件显示,它2012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为530万元。

有租车业人士认为这一数据不代表什么:第一季度有春节假期,用户对租车的需求激增,春节前后一段时间都是出租率和价格双高。第一季度盈利并不难。

但进入2013年后,租车企业都开始寻求债权融资。接近神州租车、一嗨租车的人士分别告诉本报记者,它们各自在进行债权融资。

瑞卡租车最近获得的1亿美元融资为“股权+债权”结合,李春田介绍说: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企业在某个阶段达到了A就要还钱,如果企业在某个阶段达到了B就要转为股份,这种情形也是很多见的。”

即使规模小的车速递,曹晖也告诉记者“如果(股权)融不到资,慢慢做经营。以后做债权融资扩大规模。”曹晖对本报记者表示,债权融资是行业回归到正常发展速度时的重要融资方式。

中国的租车公司要获得债权融资并不容易,很多银行保守一般不给贷款,融资租赁公司可以做但成本略高,厂方金融还没广泛开展。神州租车曾获得汉口银行10亿元的综合授信,是因为它获得了大股东联想控股的担保。其他租车公司难以效仿。

曹晖指出:“未来租车公司主要应该靠厂方金融的支持,其次是第三方融资租赁公司和少数银行。已经有厂方找到跟我们谈合作,就是以车为抵押物,方案已经成形。贷款利率等于或者可以低于同期银行存款。当汽车厂商在整车销售市场不够理想时,就有动力尝试这种合作。第三方融资租赁,也是车是抵押物,分期付款还,融资成本是11-13个百分点。”

曹晖认为:“现在中国的租车公司,是靠股权融资,以及靠股东的资源和担保来债权融资。但最终是要靠企业自身的融资能力融资,以车为抵押。”

注册公司价格

广州注册公司登记

广州筹划税务网

中山筹划税务报告

深圳工商税务咨询

中山工商税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