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记友德兄

发布时间:2021-01-21 04:41:19 阅读: 来源:焊锡机厂家

友德,是我上师范时的挚友,但我却不是他的知己。

友德,自号“笑天”,知道的人似乎也不多,我想可能除了他便是我了,想必他是想与世无争,笑看世事了。

友德有一个爱好:喜欢看照片。自己的、别人的、近照、合影。几次看见他捧着同学的合影总是定定的端详许久,他这个爱好与我却大相径庭。每每问起,他总说“你不觉得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吗?”而我却不以为然。他总说他能从照片中每一个人的眼里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而我也喜欢看目光凝滞的他,照片中的人是他眼中的风景,而看照片的他往往就成了我眼中的风景。

友德,人很和善。但好几个同学都说他脾气古怪,说不好相处。这倒是真的,是在我刚刚接触他时的看法,显然,难相处是几位同学对他不甚了解的缘故。我自认为了解他比别人多一点,很多时候,我们一块聊天、吃饭,喝酒。

他不甚酒力。记得那年秋天,他和几个同学到我家帮着干农活,闲暇间隙,几杯下肚,他红了脸,竟生出几份醉意。时至今日,他的酒量似乎没有太大长进。

学校时,一度我们形影不离。记得当时我接了个活,做宣传画,我写字,他平图的总是一丝不苟。

毕业时,要办作品汇报展出,好多男同学为图省事,干脆写意!他的一副工笔《芭蕉·柿子》着实让人羡慕不已,那许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了,他上色时的那种专注和耐心很让人钦佩,即使女同学也不见得有他那样的恒心。

友德的中长跑很是出色,秋季运动会我和他同跑3000米,那种不服输的拼劲儿让人刮目想看,引体向上更是一口气拉了29个,叫人不得不服。

和友德都曾不止一次的共同编织自己未来的梦,年少的轻狂在那时表现的淋漓尽致。所有的一切似乎很美好……

友德兄的家境不是很好,我到过他家几次,他母亲残疾,岁月的磨蚀让他的父母愈加的苍老,连他的妹妹也辍学了。他过早的承担了来自于家庭给他的沉沉的重担,尤其是思想上的。

但,他很乐观!

晚霞如同妩媚的新娘,风韵多姿。我和友德漫步与夕阳下南仓村的河岸上,这是一个休闲散步的好去处,拱形的四坝河大桥,承载了多少的沧桑岁月,踏着软绵绵腐草,我俩一路前行。

“你觉得,夕阳和朝阳那一个更美?”他问我。

“夕阳”我答。

他不语。

当时的那种情景,很有几分诗意。像是和知己在谈意境很深的话一样。芦苇丛中,时不时飞出几只野鸡。他指着岸上的一棵长相怪异的柳树说这莫不就是一棵枯柳?(我的笔名叫枯柳)我笑笑,枯柳是一种没有生命的树啊。

毕业后,我们都没有分配工作。

曾几何,编织的梦成了泡影。

一个冬日的下午,我再次去了友德家。万物萧条,不过天倒是很晴朗的。河岸上厚厚的积雪中早有密密的足迹延伸到了那静默的大桥下,河中央厚厚的冰块下还淌着潺潺的流水,小河的水并不清澈,隐隐的有些浊气。

我问他有何打算,他不语。只是望着远山,心事很重。我无法揣测他在想什么,只知道,他想得很多、很远……

一晃,已是毕业两年。

很少见到友德,知道他在民勤蔡旗的一所小学代课。偶或见面,也不再像往日那样交谈。也是没有那么多机会,因为他很少进城。

浊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

很想念和友德兄在一块的那段日子。

灵魂佐士

犬夜叉寻玉之旅手游

射雕英雄传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