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互联网适合共产主义自由人的自由联合7

发布时间:2020-07-21 10:03:05 阅读: 来源:焊锡机厂家

之前都在讨论互联网的产品形式如何实现自由人的自由联合。但再往上游走一步,在企业所有权上能否实现自由人的自由联合?那会是怎样一种制度?这种制度跟互联网有天然的联系吗?

先谈个实际的案例。伦敦有一家“人民超市”,任何人只需付25英镑年费就可拥有股权。每月在店内工作四小时就可获得9折优惠。成立15个月之后人民超市会员近1200人,利润150万镑。

这个事情意味着什么?能成为趋势的逻辑有两点:第一,用者有其股。消费者也是拥有者。道理在哪里呢?因为拥有者是最忠实的消费者。一年25英镑,一点点钱,也谈不上多少实际的投票权或决定公司的前程,可这一点点钱带来的主人的感觉和股东的心态,会让他持续的掏钱购物。就算别家的可能会便宜一点点,但不去,谁叫这一家是我自己的店呢?第二,每月工作4小时可获得9折优惠。想来,4小时的工资会小于一个月家庭购物总额的10%,所以在这里干活划得来。再有,既然是拥有者,既然在这里干活,有利益和感情的勾连。这带来牢靠的忠诚度。

简单总结就是:花点小钱拿点小股,外加打点零工占点便宜,可以培养牢固的用户忠诚度。这能在同质化的竞争中树立坚固的优势。学术化包装下就是:把消费者变成生产者和拥有者(股东)。

接下来问题自然是:在哪些其他领域可以借鉴?我的理解是:在社会化媒体领域可以借鉴。因为第一,所谓“社会化”的东西就是生产者即消费者,大家写大家看大家转,消费者自然而然的贡献体力和智慧。第二,既然大家栽树大家享福,那么持有股份成为主人就是顺势而为。微博这种最强悍最主流的社会化媒体,是否可以拿出少量股份比如5-10%向名人微博融资,让名博即成为股东?

第一个问题是:名博愿意出钱买吗?我猜,愿意。首先有增值,很好的投资;其次,我天天勤奋的发微博干活,几百万几千万粉丝的宝贵资产,成为股东顺理成章。不过障碍在于,大的微博平台估值已经很高了,不是每个明人都愿意掏现钱来买。所以,目前还不算大、估值有限的微博平台比价适合。一个延伸的结论可能就是,当一种新形式的社会化媒体平台在建立之初就用这种方式绑定核心用户,并且签订排他协议。那么,后来者就基本上没有机会了。当然前提必须是核心用户明确,较少。

第二个问题是:微博平台愿意这样干吗?我猜,愿意的原因是,成为股东会更勤奋的干活,绑定成自家人。但不愿的原因是,领先的微博平台认为名博离不开我,不需要稀释自己的股份和决策权。但落后的微博平台倒可以乘机而入。这和第一点的结论大致相似。搜狐微博不是号称要为名博提供版权保护和给与相应的收入吗?步子可以再大一点。全力一击。

第三个问题是:围观者愿意吗?我猜,不愿意。媒体跟超市毕竟不一样。超市的买卖是封闭的,你自己掏钱做股东,自己打零工换折扣,是自己的事情。别人不受影响。但媒体是具有外显性的。名博的话不是自娱自乐的,是要影响粉丝的。名博一旦成为微博平台的利益关联方,就会有粉丝说,瞧,你这不是没话找话吗?

整体看来,唯一具有现实可能性的是落后的微博平台、或者新形式的社会化媒体平台以较为秘密的方式把这个事情干了。如果成了,会成为多米诺骨牌,把领先的平台绕进来。我建议:张朝阳干吧。这个市场,竞争越多,制衡越大,我们这些苦B的内容生产者越受益。

之前说,微博这种产品形式是自由新闻人的自由联合。而共产主义微博,就是在企业所有权上实现了这一安排。问题是:这一从马克思开始就憧憬要实现的、在英国的人民超市身上具体实践了点的所有权安排,跟互联网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

之前解释过了用微博来实践“共产主义”的原因,是因为社会化媒体天然实现了消费者本身就是生产者,那么生产者就天经地义的可以获得相应的股权。你也可以发问,人民超市不也已经实现了让消费者本身成为生产者吗?这是一个好问题,不过你必须回答?一家超市是否能让不住在这家超市附近的伦敦居民成为其生产者?是否能让不住在伦敦、甚至不住在英国的人们成为其生产者?NO。我们由此意识到:传统的生产形式在把其消费者转化成生产者,或者就是单纯的说,发展更多的生产者方面,是很难具有扩散性的。

从这里我们看到了互联网的优越性。她建立在由0和1组成的虚拟世界里,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几乎0成本的成为她的消费者和生产者,也可以多种方式产生互动,不断扩大生产的效率和效果。互联网这种组织形式能够在同一时间动员数千万人甚至数亿人围绕这一个目标做大规模的协作,在之前通过网络游戏,之后通过微博和SNS,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尤其在针对热点事件比如灾难、政变、选举、名人逝世等大事件时,她的组织能力和效率是无以伦比的。

在微博上,拥有数千万粉丝的名人对于一个平台的影响力前所未有的高。你可以想象一下,假如lady gaga在twitter上或者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号召美国人为大选投票、讨论一个话题、或者上街游行,那会有多大的影响力?在中国,姚晨、刘翔、李开复、韩寒们正在积累这样的形象力。也正因为互联网作为一个工具给精英们提供了一个极大扩大自己影响力和组织能力的可能,所以他们相对于互联网平台的博弈力量也在增大。于是,他们完全有资格回过头来像平台争取相应的控制权和分享利益的权利。当然,他们是否会争取是一回事,但他们是否有能力争取是另一回事。我想,这种可能虽然在短期内不会发生,但它的确在逻辑上存在。原因和结果之间,还需要一个姻缘。这个姻缘很大可能会来自市场的竞争或者一个看似偶然的事件。

用一句老话来结束这个话题的论述: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互联网是一种生产力,她第一次让“用者有其股”,第一次让共产主义所有权这种生产关系有了天然要发生、或者必然会发生准备了必要条件。

java程序设计教程

编程入门教程

android开发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