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锡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万向开发朝鲜最大铜矿累计投资超56亿元无法退出

发布时间:2019-09-30 06:33:01 阅读: 来源:焊锡机厂家

万向开发朝鲜最大铜矿 累计投资超5.6亿元无法退出

在朝鲜投产铜矿项目五年有余的浙江万向集团(以下简称“万向”),陷入了尴尬的投资境地:先期投资1.5亿元,其后又追加达至5.6亿元的项目,短期内暂时无法获得较好收益,铜矿也无法按原计划顺畅运至中方进行销售。

面对眼前变动不稳的朝鲜局势,万向究竟是进是退?

2007年11月,万向与朝鲜采掘工业省直属的惠山青年铜矿共同组建合资企业—惠中矿业合营公司(以下简称“中矿” )。

由此,万向开启开发朝鲜最大铜矿惠山青年铜矿的进程。

自2007年始,万向在朝鲜的上述投资项目,多次牵引着国内甚至国际目光。虽中途一再传出万向撤退的消息,但至今为止,时代周报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万向没有撤退迹象。

即使面对今天这种尴尬境地,万向董事长鲁冠球欲打“长线牌”—继续等待朝鲜投资与经营环境好转,也许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

2004年已盯上惠山铜矿

惠山青年铜矿是朝鲜目前已探明的最大的铜矿,据勘探报告表明,惠山青年铜矿现探明矿石平均品位1.3%的地质矿量3310万吨,储量位居亚洲第一。

铜是朝鲜储量最大的矿产资源,上个世纪90年代朝鲜发生大饥荒,在和中方以物易物时,铜是朝方的最大的交换物品之一。

由于诸多原因,朝方缺少冶炼、加工企业,有储量,但开采不出来。

正因如此,万向早在十年前,就把目光盯上了惠山。

在铜矿工作的长白朝族金哲正(音)告诉记者,鲁冠球之所以能把投资重点放到遥远的东北一隅的“隔壁”,一是两国官方之间的游说,再就是,看上了朝鲜方面缺少对铜矿的开采和冶炼能力。

不仅是开采和冶炼,运输也是一大问题。

金哲正告诉记者,朝鲜的运输严重不足,在中资没进入之前,单是惠山本地,生产出的铁沙、铜矿,能运出来的不到三分之一,多半都堆放在矿山中。

记者一路中所看到对岸的景色似乎也证明了上述说法,在沿鸭绿江进入长白的路途中,五小时的车程,对岸在路上行驶的车子寥寥无几。

据谙知内情的人告诉记者,早在2004年,鲁冠球就开始运作惠山青年铜矿,先是考察、评估,并又通过两国高层沟通交流,最后达成双方合作协议。

鲁冠球在中国,曾风云一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杰出代表人物,自上世纪80年代底中国改革开放起,鲁冠球和他的万向集团一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风向标。

中矿的中资合营方乃万向旗下全资子公司中矿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按照协议,中矿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拥有该合资公司51%股权,其与朝方企业的合营期限为15年。

2011年,中矿建成投产。

合作过程中现波折

中矿成立之初,开局似乎不错,但它其后的发展步伐并不算顺畅。中矿还在建设之中、尚未投产时,中矿中方人员突然被迫撤回中国。

金哲正告诉记者,中矿撤离朝鲜是因为万向对中矿的建设速度过于“缓慢”。

金哲正说,从2007年中矿成立,一直到2009年,万向对中矿的要求是建设,而并非是投产,所以,资金也基本是用于矿山的建设。

金哲正透露,朝方希望万向投资进来的所有资金,必须花在“生产”上,但中矿中方领导认为,买用于在两国间运送物资的车子、给员工收拾一下宿舍,也是对生产的投资。双方就此产生小分歧。

2009年,朝方突然宣布,中矿的中方员工,必须在规定时间,离开惠山,且不能携带任何已经进入矿山的机械设备。

中方人员被撤回中国时长达四个月,温家宝总理后来访朝时,还特意就万向投资项目情况作了专门了解,后经两国政府协调,合资双方又走到一起,包括金哲正在内的中方人员又返回朝鲜开工。

2010年7月,又有消息传出,中方人员再度被迫撤离。

该消息一经传出,国内外媒体又将目光聚集至万向,万向相关负责人不得不对外郑重发布:目前万向在朝鲜的投资项目正在推进之中,撤离情况并不存在。

2011年9月,经过四年建设,中矿正式投产,按设计标准,年产5万-7万吨精铜矿石,将全部卖给中国。

项目累计投资已超5.6亿元

自2007年合营协议签署后,万向随即向中矿陆续注入资金,至2009年,其已投入资金1.5亿元,这个数字和万向在协议中许诺的投资数额接近。

外界一直认为万向在中矿的投资,为当初对外公布的1.5亿元人民币,而据一位接近中矿高层的内部人员向记者透露,实际上,万向已经向中矿总共投资超过5.6亿元人民币。

这位人士还告诉记者,万向的目标是想放长线把中矿做足做大。

该人士称,投资朝鲜的资金,和国际同类企业相比,并不是很高,工人工资更是可以忽略不计,在朝企业面临的主要困境是,企业运作时,合同和协议基本不起作用。

金哲正也告诉记者,投资朝鲜,人工费用很低,每名员工工资是人民币400元左右,但这份工资,并不由工人直接领取,而是发至朝方,朝方再折合成配给米发放给工人,所以,这笔费用基本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据金哲正介绍,在朝企业通常会面临两点“麻烦”,一是很难按照当地法律行事,二是所有的事情,基本是要看对方“脸色”。这个“脸色”,很多时候,要由人民币和其他物资来保证。

记者在长白口岸看到,距离老海关不远处,又搭建起一座新的大楼,中方这一侧即将竣工,朝方那侧还无任何“动静”。中矿一位中层人士告诉记者,这是两国为加大经贸往来,又新修了一座海关大楼和大桥。

这位中层说,就在不久前,朝方找到中矿中方领导,希望能给出20万作为新海关大楼的建设费用,中矿中方这边是否答应,目前还不清楚。

中矿一位接近万向高层的人士告诉记者,鲁冠球当初投资惠山铜矿,初衷是放一个很长很长的线、画一个很大很大的蓝图,想抢占商机,占领市场,占领资源,因为,鲁冠球看中的是,五年、十年、二十年后的朝鲜。

这位人士称,正因鲁冠球的长线考虑,才有万向后来不断追加的项目投资。

当初双方签约的时候,朝鲜处于金正日时代,现在朝鲜已进入金正恩时代。

上述接近万向高层的人士告诉记者,如果万向向中矿继续追加投资,就是个无底洞,届时要想刹车或全身而退,估计也是来不及了。

中矿下一步会如何走,只有万向自己清楚。

夏玉米如何合理施肥元谋菅http://nongye.4314636.cn/1443.html

小麦套莳花生选择相宜的栽种形式灵宝http://nongye.8475235.cn/1475.html

同桌的你电影有哪些同桌的你结局是什么大安http://yule.2473714.cn/1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