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传统健身房遇中年危机选择自救还是投奔互联网

发布时间:2020-12-25 21:48:09 阅读: 来源:焊锡机厂家

(原标题 传统健身房"中年危机")

“去年健身房倒闭了,我卡里1万多块的私教课也没了。”在北京崇文门新世界乐刻门店,猎云网见到周健(化名),他30岁左右,肌肉线条分明。

一次偶然的机会,周健发现离家不远的新世界新开了一家健身房,只有几百平米,装修简单,器械也不够全面,没有前台、没有游泳池,24小时营业,可以按月付费。

近年来,随着传统健身房不断传来倒闭新闻,越来越多人开始选择这种“小而美”的新型健身房。这其中,涌现了包括乐刻、超级猩猩、光猪圈、Keep等在内的众多互联网品牌,他们分割着本属于传统健身房的市场。

回顾传统健身房的历史,从1995年第一批1000平米以上的健身俱乐部诞生,到2010年的3245家健身俱乐部,再到如今60%以上的健身房面临亏损或倒闭风险。

不过20年,曾经的神话似乎已经跌落神坛,传统健身房要“凉”了吗?

“办卡+开店”的畸形模式

在中国,人们一旦决定去健身房,首先想到的就是“办卡”,健身等于办卡,然而很多健身房赌的就是你不来。

一位传统健身房教练告诉猎云网,这是因为健身房要通过不断卖卡收回成本。他透露,算上房租、器械和人力,开一家3000平米左右的健身房成本要上百万,但健身房一次只能容纳300-400人,按照一张健身卡一年2000元的会费,算下来肯定是赔钱的。

为了迅速回本,健身房就必须让更多的人办卡,让他们买更长时间的年卡、更贵的私教课,把以后的利润透支出来,补救现在的运营成本和现金流。

然而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第1年还能正常维持,第2年、第3年健身房就会因为没有新会员的流入而关门倒闭。

为了让更多人买课,健身房甚至专门研发出一套针对私教的“POS销售模式”,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进店后,会籍(健身房销售人员)先诱导你办会员卡,然后介绍一位资深教练为你做一节免费的私教体验。

之后是体测,私教会告诉你有高低肩、圆肩,骨盆前倾,很多时候会夸大你的问题,让你感觉不买私教你就废了,或是让你感觉买了私教课就能走向人生巅峰。每节课单价400-800元不等,并且是几十节为一个“疗程”打包售卖。

一套动作下来,健身房就能从这个顾客身上拿走1-2万。

萧然(化名)对此深有体会,在北京东三环的一家壹健身会所,会籍为了让她办卡,将价格从最开始的3500元/年,降到3500元一半年,最后甚至降到了3500元/两年,还要再送一节价值800元的私教课。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猎云网,壹健身在行业内是一个“奇葩”的存在,3年开了50家,新开的店如果两三个月不能回本,就会关掉,找个地方再开一家,会员办的卡也不给退了。萧然说,壹健身称今年还要在北京再开50家店,目标是“百店计划”。

同样的情况在全国很多健身房上演着,会员办着高昂的健身卡,却享受着并不匹配的服务,还要担心健身房关门跑路的风险。

范高(化名)告诉猎云网,2017年他在“春分健身"办了张卡,当时健身房给出的价格是“1年3000元,2年4000元,4年5000元”,在会籍的建议下,范高花5000元办了张健身卡,后来禁不住私教的“劝说”,又买了24节总计7200元的私教课。

然而不到1年,当再去健身时,范高发现健身房已经关门了,而卡里还有3年会员和4节私教课。

疯狂开店卖卡,亏本就跑路,传统健身房陷入了“卖卡+开店”的畸形模式。

教练离职潮

为了卖卡,一些私教甚至也不得不“兼职”起销售的工作。

“奥力健身”教练苏靖(化名)告诉猎云网,他一个月要做到3万元的销售,差不多是要卖掉150节课,才能拿到底薪,如果完不成,只能拿课时费的10%。

在传统健身房,教练的工资是底薪+提成+课时费,底薪不变,卖课越多,提成和课时费就越高。这样的工资结构,导致教练只能拼命卖课。

“很多会员嫌私教推销烦,我们也不想这样啊!”苏靖说,他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在健身房寻找“潜在学员”,但他非常讨厌这种感觉,自己本来是因为热爱健身才来到这个行业,但现在像在做推销。

当教练把主要精力放在销售上,就会忽略教学技术的提升和自己身材的管理。然而和很多行业一样,健身同样遵循“一万小时定律”,几个月的速成班只能让你拿到一个“私教证书”,没有长达10年、20年的专业磨炼,将来很难越来越值钱。

这种销售导向的健身房,一边在扼杀教练的职业生涯,一边在断送健身房的未来。

那些迫于销售压力的健身教练,纷纷离职,要么流向了新的健身房,要么带走了一大波会员,开起了自己的工作室。

苏靖没有勇气离开,但他的一个朋友去年从金吉鸟离职,自己开了个300平米的小工作室,还带走了金吉鸟的10个会员。

健身工作室“生死劫”

2013年前后,迫于沉重的销售压力,许多专业过硬的健身教练纷纷离开俱乐部,走上了创业的道路。当时全民健身风潮正热,他们幻想着凭借手里的会员资源“自立门户”,用小型工作室的模式,分食俱乐部的私教收入。

然而,现实比梦想惨烈得多。

Vlines私人健身工作室创始人叶恩发现,健身工作室并不好做。在健身俱乐部,教练只要好好上课就行了,但是出来单干,自己又是教练又是财务,不仅要找房子、做推广、还要和物业打交道,和政府打交道。

2013年,叶恩从传统健身俱乐部离开,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Vlines Fitness。然而6年过去,工作室从巅峰时期的7家,缩减到了现在的3家。

叶恩说,一方面,工作室的成本不断攀升,以Vlines朝外SOHO店来说,今年房租直接涨了40%,但是工作室的课时费却没有增加,因为大家都在打价格战。

另一方面,这个市场已经严重饱和,仅VLines所在的朝外SOHO写字楼,就有大大小小30家健身房。

这就导致,健身工作室越开越多,好的教练却没有增加多少。加之教练的频繁流动,老客户的留存率不断下降,当没有新会员流入,健身房就会面临可持续的盈利问题。

在商业模式没有从本质上突破时,相比于资金雄厚的健身俱乐部,健身工作室更难以抵御房租压力、运营成本和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

一场“互联网”革命

同样从传统健身房离开的,还有健身教练周宁(化名),2018年,周宁离开了待了两年的传统健身房,来到了互联网健身房乐刻。

在乐刻,周宁没了销售压力,课时费也几乎是原来的3倍。周宁告诉猎云网,他在传统健身房上一节课只能赚60元,而在乐刻能赚160元,这是因为乐刻会拿出课时费的70%给私教,在乐刻,一节私教课的价格在220-280元。

乐刻创始人韩伟认为,一定要用新的商业模式,把尊严还给教练,不用为了业绩疯狂推销,而是潜心提升技术。

天津哪家医院治疗疤痕

温州医院治早泄

重庆的眼科医院网上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