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好友对薄公堂谁动了1820笔股票交易热点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2 14:40:04 阅读: 来源:焊锡机厂家

欧丽与韦丹(均为化名)是一对好朋友,一个在银行工作,另一个在证券公司当营销员,为搞清楚谁在近一年时间里,操作了高达1820笔买卖股票交易,导致账户里的股票市值从12万元“缩水”到6万多元,这对好友不得不对簿公堂。

头一回遇上此类官司,主审法官为此费了不少精力。该案终审近日作出判决,认定证券公司营销员恶意操作了朋友股票的交易,为此要赔偿对方5万余元。纷争虽然尘埃落定,可昔日好友已形同陌路。

回放:股票托管后,交易1820笔“缩水”一半

欧丽是梧州市某银行的职员,韦丹在玉林市某证券公司当营销员,两人曾是十分要好的朋友。欧丽原在某证券公司梧州市营业部开有账户炒股,后来见好朋友在证券公司当营销员,便把自己的股票转到韦丹所在的玉林某证券公司。

2006年5月15日,欧丽与韦丹一同到某证券公司梧州市营业部申办了自己的证券转托管手续。出于对朋友的信任,次日,欧丽通过电话告知韦丹交易密码后,韦丹受托为欧丽在玉林某证券公司办理了证券转托管手续,托管“深桑达”等13只股票。

自从把股票转到了朋友所在的证券公司帮托管后,欧丽便开始不怎么“打理”自己的股票。直到2007年4月,欧丽接到玉林某证券公司要清理重复的资金账户的电话,不久,韦丹用邮政特快专递将其在玉林某证券公司开户的资料寄出,欧丽于4月15日收到。

同月18日,欧丽气愤地修改了账户的交易密码。从此,这对好朋友因为炒股的事情就开始纠缠不清。

原来,自2006年5月17日至2007年4月18日期间,欧丽账户证券交易高达1820笔,成交金额累计达23702088.76元,总交易费用89859元。可在近一年时间的频繁交易背后,并没有为欧丽带来盈利,反而让其账户里的股票市值从12万元“缩水”到6万多元,更让欧丽气愤的是,自己的股票有亏损,韦丹从2006年5月起至2007年4月止,却在她的账户日常交易中获取佣金(提成)共20725.567元。

庭审:谁在操作股票交易?双方各执一词

到底谁导致了亏损?因争执不下,欧丽一纸诉状将好朋友告到了玉州区法院,与韦丹在法庭上相见。

在庭上,这对昔日好友针锋相对,争辩激烈。

欧丽称,她就是太信任朋友了,将股票转到韦丹所在的证券公司,可韦丹却利用她的信任欺骗她,为了获取佣金,恶意交易操作,害得她的股票不但不赚钱反而亏得厉害。“而且在那段时间是大牛市,很多人闭着眼睛都在股市里赚了钱……”

欧丽认为,她的股票损失当然是由韦丹及其所在的证券公司负责,而且这损失数额不应该只是亏掉的5万多元,2006年11月份至2007年10月份将近一年时间,是我国股市多年不遇的大牛市,大盘持续飙涨。因此,如果没有韦丹违规擅自进行恶意交易操作,她原持有的“深桑达”等13只股票从2006年5月17日起至2007年4月18日止,市值为361941.90元(未含分红应得部分),扣除现剩下的股票市值68746元,实际经济损失为295573.30元。

“我只是帮你办好股票托管手续,根本没得动你的股票……”在庭审上,韦丹则一口否认了欧丽的说法,更别说赔偿了。焦点一:谁在操作股票交易?

一年高达1820笔买卖股票交易,从证券公司打出来的交易记录的单子长达十几米,交易几乎是天天进行,到底谁从中操作?玉州区法院经审理最终认定是韦丹所为。

法院的理由是,欧丽的证券托管至玉林某证券公司及开立资金账户是其本人真实意思表示,其开立资金账户等符合法定程序、是合法有效的。综合本案证据分析,欧丽将交易密码告知了韦丹,有委托韦丹代其操作股票的意图。

从股票交易可以看出,近一年时间,欧丽买卖股票高达1820笔,成交金额累计达23702088.76元,几乎所有股票买卖交易都是驻留委托即在玉林某证券公司内的电脑操作,从常理分析,欧丽本人是银行的职工,工作地点在广西梧州,上班时间是无法到玉林某证券公司内的电脑操作其股票的,只有知道密码的韦丹最便利。

从证券交易看,基本在每个交易日内均有多笔证券交易成交记录,证券交易过程没有体现出资本的逐利性,而体现出追求交易成交量的最大化,与一般个人投资者通过证券市场的买入卖出的股价差额实现套利的心理目的不相符,由于证券交易过于频繁导致过高的交易费用是导致该资金账户出现亏损的主要原因。韦丹是该证券公司的营销员,其从公司取得佣金是按照其客户证券交易成交金额计算的,成交额越大,佣金越高。

综上,法院确认是韦丹在知道欧丽的交易密码后为了获取佣金恶意操作欧丽的股票侵犯欧丽的合法权益,造成了欧丽财产损失,韦丹明显没有尽到善良管理人的义务。

焦点二:股票损失数额是多少?谁来担责?

玉林证券公司该不该为此担责呢?

玉州区法院认为,根据《民法通则》第六十六条第二款“代理人不履行职责而给被代理人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之规定,韦丹在处理委托事务的过程中未妥善履行职责,存在重大过错。此外,韦丹受托操作证券买卖既违反与从业公司的合同约定,也违反了《证券法》第一百四十五条“证券公司及其从业人员不得未经过依法设立的营业场所私下接受客户委托买卖证券。”和《证券公司监管管理条例》第三十九条第三款“证券经纪人不得为客户办理证券认购、交易等事项”之规定。韦丹应对欧丽财产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该证券公司与欧丽财产损失无直接因果关系,不担责任。

欧丽提出的近30万元的赔偿,玉州区法院审理认为,显属不当。

理由是,投资者用资金账户的资金购买的证券,被存入其证券账户,售出证券后取得的资金,被存入其资金账户。即欧丽只有将其证券账户内的证券售出后所取得的资金存入其资金账户才能属于欧丽有权处分的财产,但本案中的欧丽并未将其证券账户内的证券售出,未取得资金,即欧丽投资的证券是否有收益或收益多少是未知数。然而欧丽却将其尚未取得的投资收益进行固定化计算其经济损失有违证券交易规则,因此,欧丽的实际损失,应为在2006年5月15日股票转出时市值12万元,到2007年4月18日股票市值仅剩下68746元之间的差价,即51254元。

法官点评:证券投资属于风险投资,委托投资的风险一般应由委托人承担。本案中,欧丽资金账户出现的亏损,并非由证券市场的价格波动导致,而是由于韦丹为取得较高的佣金收入,过度频繁操作导致。本案提醒人们:投资证券者,切莫轻易将交易密码告诉他人。受托人要过得了“金钱关”,不要产生非分之想。

(记者陈梅 通讯员李文)

长沙中科白癜风医院

西安雁塔天佑儿童医院

民航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