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锡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锡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男子幼时走失被收养亲子皆发求助帖成功相认

发布时间:2019-09-29 18:46:44 阅读: 来源:焊锡机厂家

男子幼时走失被收养 亲子皆发求助帖成功相认

17年没能相见的母子抱头痛哭

满喜走失前的全家福

看到满喜,父亲一把拽住了儿子

17年前的一次探亲路上,父亲在不知道名字的站台上弄丢了10岁儿子

这么些年来,双方都在苦苦寻找彼此,两个帖子重新连接起一家人的亲情

他一直记得自己叫王清喜,而在户籍档案中,他叫廖梦佳;在江苏省徐州市丰县王沟镇后曹庙村,那些曾看着他出生成长的乡亲们更愿意叫他的小名 满喜 。过去的十七年里,大家更多的只是在唏嘘中说起这个名字,但在昨天, 满喜 再次被叫起的时候,每一声都充满了喜悦。 丢了十几年还能回家的,满喜是头一个。 一位上了年纪的后曹庙村村民说。

在一个不知道名字的站台上

父亲弄丢了儿子

64岁的王汝平依然穿着一身破旧的军装和老旧的胶鞋,和17年前一样,他的衣服口袋里装着一种本地产的低档香烟,只是他的头发已接近全白,皱纹很深,牙齿也没剩下几颗, 对于孩子,我有愧。 这是他常念叨的一句话。

1994年11月,我和媳妇带着三个孩子去四川外婆家,那天天很冷,火车里很挤。 大口吞吐着烟雾的王汝平声音很小。从没有出过远门的王汝平很快被拥挤的人流弄得头昏脑涨,妻子肖华珍和两个女儿被挤到了车厢的另一端,行李也不知道掉在哪里,身边只剩下哇哇大哭的10岁儿子满喜。 当时我只想下车,坐够了。 王汝平说,当他好不容易挤下车时已经到了四川境内,但他没有记住站名,儿子哭着要喝水,让他更加 木愚 。

王汝平于是去给儿子找水,却把10岁的满喜留在了站台上。等找到水后,王汝平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因为听不懂别人说的话,他连路都没法问。于是,心急火燎的王汝平开始在火车站乱窜,像只没头的苍蝇。等听到火车汽笛声响起时,他更是急得乱了方寸。 当时是半夜,我完全找不到路。等第二天早上天亮时,我终于找到了站台,可儿子已经不见了。 即使隔了17年之久,王汝平的回忆仍然伴随着老泪纵横。

王汝平腿一软瘫倒在路边,低声嚎哭起来,连口袋被人割了都没有察觉。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他一直徘徊在车站周围,一边要饭,一边试图找儿子,但结果却是徒劳的。1995年春节前,不敢逃票的王汝平靠着乞讨得来的路费坐火车回了家。

妻子肖华珍春节后回到家,王汝平嗫嚅着告诉她儿子丢了,从来不敢忤逆丈夫的肖华珍,狠狠地扇了男人两个耳光。

17年后满喜这样回忆当时的一幕: 那天我等了很久,也没等到爸爸,就哭了起来。天亮后,一位警察叔叔把我带走了。 事实上,满喜由于说不清自己来自何处,随后被送到了收容所,在那里生活一个月后,一位来自四川阆中的廖姓人家收养了他。从此,他改名叫 廖梦佳 。

一家人的命运,就这样被改变了。

每次寻找都失望而归

两个帖子却连结起亲情

1995年春节后,王汝平从邻居手中借了一笔钱,再次来到四川,这是他的第一次外出寻子,但因为不知道当时是在哪个车站,找寻无果。1996年,王家的另一个儿子降生了。 因为满喜大名叫王清喜,我们就给他取名叫王清富,用 富 这个字是因为家里太穷了! 肖华珍说,2009年,他们才从土房搬进瓦房。王家的二女儿王银花说,之所以这么穷,和一趟趟去四川找 满喜 有关。

2004年,在一张旧报纸上,王汝平看到一则报道 河南解救了许多被拐儿童。这让王汝平看到了希望,尽管满喜那时已20岁了。王汝平又一次踏上寻子之路。但可惜,这又是一次无结果的寻找。在此之前,王汝平的脚步踏遍了四川、山东和河南等地,他已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失败了。

身在异乡的满喜,其实也在寻找回家的路。 要怪就得怪当初不知道自己是徐州人,当时虽然已经上二年级,但我只记得自己住在后曹庙村,附近有个张庄集,还有几个同学的名字,但公安局显然无法靠这些信息帮我找到家。 满喜已经不太会说丰县话了,他的普通话里总带着四川口音。

这些年,满喜在四川过得也颇为不易 尽管养父母很心疼这个淳朴肯干的孩子,却因为家境的缘故,13岁的满喜不得不到四川广元打工,并学会了修车和修轮胎的手艺。他的手上布满着被化学品浸泡的灼伤痕迹以及一道道结痂的血口子,这是生活留给这个年轻人的艰辛印迹。

2009年,养父母把女儿嫁给了满喜,养父母一下子变成了岳父母。他觉得,自己一下子有了三个家。 没找到亲生父母前,这些家都不完整。 满喜说,因为知道他的想法,养父母并不反对他寻亲。

几年前,满喜查到了河南和山东都有叫 张庄集 的地方,但当他兴冲冲地赶过去后,却发现这里完全没有记忆中的景象。但一次次的失望并没有让他绝望,他顽强地相信,亲生父母一定也正在寻找自己。

满喜寻亲的事,很快被邻居和朋友们知道了,一位叫高华的邻居,帮他在一个叫做 宝贝回家 的网站上发了一个求助帖。

2011年5月28日,嫁到无锡华西村的满喜的二妹王银花在一家论坛上,也发布了这样一条信息: 我的哥哥叫王清喜,今年27岁,十二岁的时候在成都被人给抢走了,到如今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是个没用的女儿,不能帮我的爸妈找哥哥,我希望好心人能帮帮我找到我哥哥。谢谢。

谁也没想到,正是这两个帖子,让一家人的命运在17年后再次发生了重合。

志愿者安排视频见面

父子俩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我接到一个人的电话,自称是 宝贝回家 的志愿者,他说可能找到了我的哥哥。 王银花回忆接到电话时的情景 她先是欣喜若狂,接着又怀疑遇到了骗子。 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这么容易就找到了?

其实,她发的寻哥哥的帖子被 宝贝回家 的志愿者记录在了数据库里,而高华帮满喜发的帖子,同样被这个网站记录,两条信息高度类似的帖子,同样让几个省的志愿者欣喜若狂。

四川、河南、江苏几个省的志愿者开始通过自己的关系,找到了徐州市丰县王沟镇梁楼村(行政村)的村党支部书记许汝元。许汝元开始也以为遇到了骗子,但很快他就发现电话那头是认真的,于是他答应到后曹庙村帮忙问问。

听到这个消息,王汝平呆住了,他一下子无法相信,那个丢了17年、已经在户口本上被标注为 失踪人口 的儿子居然找到了。为了稳妥起见,志愿者们安排了一场父子的视频见面。

接通的那么一瞬间,父子彼此都认出了对方。久违了的骨肉亲情让隔着电脑屏幕的一老一少突然泪流满面。

10月25日,满喜踏上了广元来徐州的火车,一路上,这个稳重的年轻人,一直在流汗,双手颤抖着,把裤子绞成了麻花。

接站的是 宝贝回家 的徐州地区的志愿者,他们共12个人特意请假来接站,还为满喜预订了宾馆。 费用由我们平摊,有什么比看到一家团聚更让人感动? 徐州沛县的志愿者何健说。

一家人抱头痛哭

满喜的三个家终于完整了

自打知道满喜要回家的消息,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沸腾了起来,有人送来两挂1000响的鞭炮,还有人送来几张桌椅给王家 待客 。

王汝平掏了500元从邻村请来一支会吹 迎宾曲 的乡村乐队。肖华珍把一间屋子扫了又扫,单床单就洗了三遍。两个女儿都赶回了家,为了迎接哥哥,紧张备考的王清富也特意向学校请了假。

因为隔得太久,王汝平已经记不太清楚儿子的长相,只记得他 学习不好,人也老实,就是个子蹿得快 。王汝平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颤抖的烟头出卖了他内心的紧张。反倒是肖华珍显得镇定,她不时地整整衣服,似乎嫌衣服不够平整。

10点45分,满喜下车了,从走进胡同开始,就不断有乡亲爽朗地喊: 这小子,跟小时候长得一样! 王家人坐不住了,全扑到了门口,女人们开始流泪。

满喜快步走过来,也许是觉得院子很陌生,他的脚步开始迟疑。王汝平一下子拨开围观的人群,拉住了儿子,肖华珍也紧紧攥住了儿子的一只手,再也不肯松开。

这里以前有条路,可以通到张庄集,这里以前是学校,这里以前是大光家,前面是嘟嘟家。 熟悉的场景让满喜的回忆一下子变得清晰起来,他一把抱住父母,把头埋在了母亲的怀里。

然后,一家人才想起来要感谢好心的志愿者,王银花抓了满满一把糖,哽咽着却一时不知道该塞给誰。

昨晚,沉浸在团圆喜悦中的满喜告诉记者,母亲肖华珍希望他留下来,不再回去,但他早想好了,那边也是他的家人, 以后我会经常回来看看,下次会带着老婆一起来,现在我的三个家都完整了。

(责任编辑:xiaozhu)

百度seo

少儿在线英语哪家好

在线少儿英语学习

加盟电销大数据